首页 > 军事观察 > 正文

中美攻守易位,美国最害怕的事,终于发生了

撒马尔罕峰会和宣言被视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事件,西方媒体趁机鼓吹上合会最终的目标是东方北约,这话只说对了一半。上合绝对不会成为像北约那样飞扬跋扈肆意侵略它国领土的暴力组织,但一定会是反抗所有霸权和暴政的急先锋!

从扩容伊朗到印度权衡利弊后的选择再到新秩序与陆权文明的回归,这当中的任何一点,都是美西方尤为忌惮的存在。我们先来从伊朗入盟说起...

伊朗的上合组织之路走了十七年,2005年,也就是在上合组织决定建立观察员机制的次年,伊朗便申请为上合组织观察员国,并于三年后正式向理事会提出成员国身份的申请。但当时伊朗正处于联合国的制裁中,而该组织的两位话事人又有自己的难言之隐不敢违背这种制裁。

中国主要有两个问题:

第一、实力不济,不太可能在这个时间段为了伊朗跟美国彻底翻脸;

第二、2008年的中国并不具备全球影响力,需要依托联合国安理会的平台去发挥,所以我们必须维护联合国的权威。

俄罗斯那边的原因就比较简单了,梅德韦杰夫当选总统,这一时期,俄罗斯西化派的影响力在政府急剧扩张,外交政策整体偏向西方,甚至还在2010年跟美国签署了并不利于本国战略利益的军控条约,你想让他站出来为伊朗火中取栗也不太现实。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