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观察 > 正文

要致富,先正心!外蒙古一路向南,投向中国怀抱

作为昔日的世界第一大内陆国,蒙古也是世界上最尴尬的国家。

从1945年通过全民公投自立门户开始,蒙古就开始了继成吉思汗建立蒙古汗国后的二次创业。然而,再次出发的蒙古,非凡没有重现。蒙古帝国威震欧亚的辉煌,反而几十年如一日地家徒四壁、一贫如洗,甚至退化成遮天蔽日的沙尘暴中心。

蒙古经济发展的一言难尽,固然有地处亚欧大陆内部,气候恶劣生态脆弱的客观因素,但根本原因还是蒙古认贼作父的历史传统。当一个国家的决策者长期奉行心术不正的对外政策,势必导致国际援助这样的财运也绕着走,于是蒙古的一穷二白也就不足为奇。

那么蒙古为何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外交思维呢?静夜史认为这是个说来话长的问题。

元朝在明朝的猛烈打击下烟消云散后,蒙古高原重新回到了部落林立的状态,明末清初,蒙古分化出漠南、漠北和漠西三大部,分别位于今天的内蒙古、蒙古和新疆。

后金崛起后,首先征服了漠南蒙古并与之结盟。彼时的漠西蒙古准噶尔部异军突起并勾结沙俄严重威胁漠北蒙古。为求自保,漠北蒙古在1691年经“多伦会盟”并入清朝版图。

漠北蒙古内属后,清朝推行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统治,包括推行盟旗制度杜绝各部落逐水草而居,编制八旗蒙古军以收割精锐,大兴黄教以“计划生育”等,彻底杜绝了漠北蒙古对中原的威胁,使其成为抵御北方强敌的坚固长城。

但随着清朝的盛极而衰,列强纷纷露出獠牙,尤其是沙俄,不仅在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趁火打劫夺走了外东北及外西北超过150万平方公里的广阔国土,更对蒙古展开了疯狂渗透。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沙俄趁机煽动蒙古高层自立门户,扶持第八世哲布尊丹巴称帝,开启了蒙古分立的潘多拉魔盒。

虽然北洋政府极力争取,甚至北洋军阀徐树铮在1919年趁沙俄帝国在一战中的崩溃收复了蒙古和唐努乌梁海,但随着苏俄取得了内战胜利并粉碎了帝国主义的干涉,苏俄红军在1921年以追击白军的名义进入蒙古。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