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观察 > 正文

重磅:美国在台海究竟能调动多少军事力量?

美国同盟和联盟体系的对华军事态势现状

近年来,特别是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为配合遏制导向的对华战略,明显修正其涉台政策,从传统“战略模糊”快速转向“战略清晰”的轨道,采取“法律化”“同盟化”以及“官方化”等多种途径变相提升美台关系。

在特朗普时期,台湾问题不仅成为美国遏制中国崛起的重要战略抓手,更是诱发中美滑入“修昔底德陷阱”的最敏感因素。进入拜登时期后,美国提出“对抗、竞争、合作”三位一体的对华战略框架,并多次在公开场合宣称将与中国在“符合美国利益”的领域进行合作,但台湾问题显然不在其合作清单中,而依旧作为“战略牌”服务于对华的竞争与对抗。

同时,为了强化“台湾牌”的战略效果,拜登尝试改变特朗普单边极限施压的做法,联合欧亚主要盟友共同介入和干涉台湾问题,由此形成涉台政策的“同盟联动”现象。如何理解这一时期的“同盟联动”现象?“同盟联动”现象将产生何种影响?这些问题兼具理论和现实意义。

当今世界政治格局的两极化已开始启动,而且在短期和中期内更将变本加厉。美国通过强化同盟和联盟体系,试图维持昔日的霸主地位。正如布热津斯基指出的,美国在全球至高无上的地位,是由一个覆盖全球的同盟和联盟所组成的精细体系支撑的。在战略军事方面,美国在当前称为印太区域的广袤地区除自身武装力量外,依靠一个个双边同盟,辅之以若干发育程度不高的双边军事伙伴关系。

此等构架的主要战略弊端,在于能涵盖的地区不广,各个被涵盖地区互相间的协调程度低,非美盟国互相间的军事合作稀薄和缺乏体制性,而其裨益大抵仅在于同盟的战略性事务大多由华盛顿决策,因而相对简易和快速。近年来,为应对中国战略军力腾升和战略军事活动范围扩展,美国及其关键盟国做出同盟和联盟结构的重大调整,以便争取实质性地减小上述弊端,甚或逐渐消除之。

为此,付出的代价当然是令有关决策在很大程度上多边化,从而比较繁难,比较缓慢。新冠肺炎疫情使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变化,更趋复杂。在此背景下,美国及其他一些主要国家的对华政策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未来的世界局势也初现端倪。拜登当局在相当大程度上修补美国在印太区域的同盟和联盟体系,正式同盟和非正式联盟,或者随机军事协作,三者相结合的对华战略威慑和备战,从而导致或者促成西方较全面的反华统一战线。

大家都在看